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暧昧校园  »  道友性侵中二女生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道友性侵中二女生
  箫中森是一名死道友(吸毒者),所以他的花名叫做道友萧,他主要是吸食洛英(俗称白粉、四仔等等)为主,有时啪针有时追龙。  道友萧因去年年中因为在公厕里吸毒当场断正,结果被法庭判了他入喜灵洲戒毒所几个月,直至到今年的三月份才被释放出来。  他出来第一件事当然是整剂四仔(白粉),然后他想找女人叫鸡发洩一下,只可惜当日被拉的时候,身上只得二佰零三佰圆,到了放了出来的时候,这些钱只能够买白粉而不够钱叫鸡,白粉对道友来说就等于一切。  所以他立刻找这些白粉折家攞货,顺便睇下天日有无工开,买了白粉之后他身上只净得十零蚊,要到到第二天有工开才有钱去叫鸡发洩。  当道友萧揾到白粉之后,当然是揾地方来吸毒,这些死道友吸毒的时候,他们多数会选择私隐度极高的地方,例如是伤残人仕的公厕,又或者这些很残旧的大厦,梯间、走廊、天台等等。  这时侯他刚刚经过湾仔轩尼诗道的昌业大厦。  这幢大厦是一个非常理想吸毒的好地方,由于这幢大厦楼龄很旧,而且大厦又日久失修又残又旧,这里的业权分散,这些业主又不齐心,所以弄得这里的管理漏洞百出,基本上可以任由陌生人在这里上上落落也没有人理会,所以引来很多死道友在大厦吸毒,这里的管理员简直是用废柴来形容他们,简直是不知所谓。 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就吸完毒,这时侯他即时有种想飘的感觉(High咗),由于他在喜灵洲被困了四个几月,他就忍了无女发洩四个几月,很自然就想去叫鸡发洩一下。  由于他刚才把身上的钱都买了白粉,现在他全副身家只得几十月,根本无钱去叫鸡,唯有找个地方打飞机便算,正当他离开行落十楼的时候,道友萧遇到一个三十零四十岁的中女训在楼梯间到,从面色来看她应该都是同道中人,可能她刚才吸食过量,所以她晕在此处。  这时候道友萧以为她身上有些小钱,他开心到跳起来,只不过当打开她手袋里的银包来看,原来她比他更穷!她的银包内没有信用咭、提款咭、甚至连百达通都无,只得十蚊一张。  这时候道友萧感觉非常无瘾,但是他的情慾烧得非常火热,露出了淫邪的眼神望着这件中女,道友萧实在大饑渴了,不理好丑上了先至讲。  这时候他看一看周围的环境,确实一下周围有没有人上落,由于这条楼梯比较黑暗和汙糟,除了清洁阿婶打扫和管理员巡更时会用。  不过这里始终都是有人上落的地方,他速战速决,完全没有做多余动作,他没有除掉这个女人的衣服,只是翻了她的裙子,在把她的内裤翻向侧边便算。  他不想留低証据和不知这个女人有没有病,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避孕套,急不及待拉开裤鍊,把避孕套带上肉棒,然后立即上马,他手握着阴茎对着她的洞口,然后一顶就已经插入她的体内。  她的阴道实在太残,又阔又鬆,简直是一件残货中的残货,搞了很久也不能发洩出来,道友萧想尽快走人,于是他把件中女的双脚放在自己的肩膀,感觉上的确紧窄一些。  当他在抽插多十分钟的时候,开始有些小感觉,相信还差些小就可以射精了,虽不知突然之间他听到楼上有人打开了防烟门的声音,好像有清洁阿婶正在扫地。  道友萧还抽差小小就可以射精的时候,而声音从上而下越来越近,这时候道友萧心知无法继续进行了,为了安全起见,唯有当场腰斩,用极短时间走人,当这个清洁女工看到有件中女训在楼梯间的时候,没有理会她继续清洁,因为这个清洁女已经见怪不怪了。虽然道友萧安全地逃离现塲,但没有射精的发洩这算不算发洩,现在不上不落简直吹涨,他觉得比死更难受。  这时候他身上没有钱,自然没有女人给她出火发洩,唯一的办法就是返屋企打飞机,于是他继续落楼梯离开,落到一半的时候,他无法继续忍受这种感觉,要即时就地解决发洩。  由于他很熟识这幢大厦的设计,于是他改行另一条楼梯,打算去垃圾房打飞机,当他行到大约六楼的时侯,途中给他发现了其中一个单位,门口摆放了很多弃物,大门铁闸也是虚掩的,看来是一个空弃了的单位。  当他打开门口来看,发现屋内一片淩乱,所以肯定这家人己搬走了,而道友萧打算在这里打飞机。  正当他準备就緖的时候,突然之间大厦走廊发出了电梯开门的声音,道友萧怕是屋主回来,于是他即刻离开这个单位,躲在完全不起眼的阴暗位。  看清楚是不是屋主回来,从电梯走出来是一个身穿白色裇衫配格仔裙校服的女仔,然后她行到空弃单位的隔离单位,她好像忘记了带锁匙,她不断翻着自己的书包,一时又抄校服里的袋,结果她抄不到锁匙入屋,之后她又不断按门钟,但没有人开门给她。  于是她又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家人来,电话接通了之后,但手机突然无电,讲不几句就断线了,虽然道友萧不太清楚她们的对话是什幺,但隐若听到她的家人没有这幺快回来,这时候她唯有离开。  这个女仔的名字叫方乐儿,她是铜锣湾圣保绿的初中女学生。  她还有几个星期就踏入十六岁了,虽然她不是什幺高材生,但是她的成积都算中规中矩,由于她是家中的独生女,所以父母非常痛锡她,但是她不是因此而娇生惯养,在加上她为人又考顺,又有爱心,所以身边的人对她好好,她绝对是一个非常小有的靓女,她有一张好标準的瓜子脸,五官也相当细緻,还有一把乌黑柔润的长头髮,她的打扮很简单,她只是好整齐垂在自己肩背上面,在加上她载了一副眼镜,看起来还曾添了一点书卷味,她有一种很乖、很纯、很索和的气质,她的形像非常之乖乖女,她就像日本漫画里的女主角一样,可爱漂亮到得不了。  起初道友萧是没有打方乐儿的主意,等待她离开同时无意中踢到地上的一些弃物,原来是一把巳被弃至的美工刀,拾起后立刻想打她的主意,露出了比刚才更加淫邪的眼神望着方乐儿。  由于刚才没有得到发洩,慾火仍然是高涨之中,他的下体肿涨得也痛起来,眼前有一个如此精缥漂亮的女仔,又怎可能会放过她呢?  于是他环顾四周围的环境,确实空无一人,他二话不说,快如风疾如电的脚步,立刻跑到这个女学生的后面,那时候她都未识反应的时侯,道友萧拿起手上的美工刀指向她的腰部,然后道友萧很兇狠和这个少女说:「打劫,不要动!不想无命就跟我来。」  短短的一句说话,就已经令到方乐儿失魂落魄,这个女孩眼见美工刀指着自己,她唯有照办,结果道友萧成功带她到隔离的空置单位内,并且销好屋的大门。  她好像还未意识到道友萧想强姦自己,于是她手震震地将自己身上的财物,全部给了道友萧,道友萧即时打开了她的银包来看,银包内竟然有数仟圆。  道友萧心想,「发达啦,哈哈哈,有仟几元,劫完财现在自然去劫色啦。」  这个女仔简直太天真太傻,以为将身上的财物给了他之后就会放走自己,于是她自行去大门口,正当她想离开之际,突然之间道友萧伸出了自己的手臂从后紧紧抱住她的身体。  突如其来的袭击,她的本能反应当然会跟道友萧角力,只不过她的所谓反抗,道友萧完全不放在眼内,不能逃走的她唯一可以做到就只有大叫救命,可惜口鼻己被他的手掌盖住,令她叫不出声,接着道友萧的另一只手如同铁钳一般卡住了她的腰,令到她动弹不得。  被盖住口鼻的手力很大,令到她差不多要窒息了。  虽然道友萧是一个犯案累累之辈,但是他未试过强姦少女,所以显得他有些鸡手鸭脚,正当道友萧想放鬆的时候,方乐儿感觉到腰部的手鬆了下来,她立刻想趁机逃脱,道友萧眼明手快,他用手刀一劈,劈在她的后脑,她顿时眼冒金星立刻晕到在地上,完全失去了低坑能力。  在她还未醒的时候,道友萧看一看屋内的环境如何,这间屋有两间房,其中的一间房还有一张床还未弃置,看来正合道友萧的意,于是道友萧立刻抱着柔软的少女身体,并且将她放在床上。  其实道友萧动手的时候,都没有特别考虑什幺,只不过刚才将她放在床上的时候,感觉到她的身体很轻,在望真她样貌的时候,越睇她越幼小,于是好奇心驱使下看一看银包内的身份证及学生证后,发现她是一个中二的学生,她还有几个月才够十六岁。  「靓妹16岁都未够的这幺幼,被人拉到好大件事。」不过他又想:「不知操这些细个的靓妹是什幺感觉呢?我真係未试过,正所谓人一世物一世,真係要试试!」  刚才被劈晕的方乐儿渐渐也甦醒起来,神智也渐渐地恢复过来,这时候她才意识到现在处于极危险的地方。  她奋力想爬起身逃跑,可是道友萧一手就扯着她的头髮,把她抱到床上,一只手叉在她的颈上,然后另一只手一大把连环在她的面掌括,她即时失去反抗能力,道友萧不发一言伸手在方乐儿的身上隔着校服乱摸起来。  她本能捲起身子,不让道友萧碰自己的身体。她不断高喊着「你不要过来!不要!不要!」  道友萧趁势扑在方乐儿身上,一只手按她双手的手腕让她无法挣扎,另一只手就急不及特游到方乐儿的大腿内侧,并不断往上琛,虽然看不见,但他还是可清楚感觉到那可爱的小山丘在自己的指下。  道友萧不断侵犯她的纯洁身体,方乐儿很自然就会跟他角力,她不断拼命反坑不断连翻挣扎,道友萧不厌其烦地的向她打出非常兇狠的一拳,招呼到方乐儿的小腹上。  她即时吐出惨叫,遇到如此的猛烈撞擎,即时痛得弯下了腰;她无还击之力,整个身子不自由自主倒在地下动弹不得。方乐儿哀求道友萧:「我好痛,求你不要再打!」道友萧看着她没有反坑的身驱他才肯停手下来。  一直已来道友萧所遇所见的女人,全部都是残花败柳的垃圾货式,不过他都总算见识过很多女人除衫。  不过对着方乐儿的时候,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,无可否认方乐儿的年纪实在太轻,身材确实没有这些已成熟的女人这幺丰满,不过方乐儿散发着豆蔻年华的魅力,好像方乐儿的样貌长得如此纯情漂亮的女仔,尤其是她的形像又这幺乖乖女,对于她校服内的裸体身驱,充满着极大极大的神秘感。  「一个十四五岁的靓妹仔除衫会是什幺样呢」?道友萧急不及待将她身上的校服一件一件解开,身上纯白色的少女款式胸围和内裤,都呈现在道友萧的眼前。  可怜的方乐儿,刚才受了如此猛烈的重擎,她已经重创,在没有任何反坑能力,甚至连基本郁动的气力也没有,她只是奄奄一息躺在床上,意识上双手还掩住了下身的私处,口齿不清的向準备向她施暴的死道友求情,希望逃出劫数。  方乐儿苦苦哀求,「呜…呜…先生,不要强姦我,我将所有钱完给你,求你你放过我吧!」  道友萧听到她的哀求后,他又在次一只手叉在她的颈,用恐吓的口吻和她说:「妳同我收声,又想打呀!」  由于这里是室内,而且这个单位靠在走廊的尽头自成一角,所以不像之前在楼梯如此狼背,现在这里如此安全的环境下,可以在无压力之下强姦方乐儿,他只需三扒两拨就巳经把她的胸圉和内裤也除掉下来。  本来道友萧的慾火己经是处于非常高涨,看到方乐儿的校服底下半熟身驱的时候,望得他目定口呆。他的心跳得很厉害,胯下之物巳扯到极限,肿涨得头也发痛起来,龟头好像要爆开一样。  虽然她的身才略欠丰满,她散发着一种很独特的慼觉,她的皮肤仿如光亮如绸缎,那种属于真正靓妹仔的娇嫩肌肤浑然天成,正在发育中的乳房只是略略隆起,她微微凸起的乳头是粉红色。  然后道友萧的视线向下望,看到她校服底下的三角地带就只得稀疏嫩草的几条毛,在下面的阴唇位置一条杂毛也没有。  很清楚看到中间的那一条狭逢,而阴唇与阴唇之间如一条线般紧紧合着,小小微微张开也没有,而她阴阜上表面皮肤的肤色,她面部上的皮肤一样,都是那幺粉嫩雪白,只有这些十几岁的靓妹才有如此雏嫩的特式。  看见她如此新鲜,无埋由不撩开了她的嫩肉来观赏。  她的阴道口实在太紧窄,只得原子笔般的那幺小,但当道友萧在细心一些来着,发现距离阴道口七、八公分到里头有一块薄薄的黏膜,而这黏膜的边缘处正紧密的接合着阴道壁,其实道友萧不睇也估到她是处女。  发育中的乳房虽然细小,但道友萧乐在其中,他的手掌揉压着柔软的乳房,手指刖撚着她的小乳头,接下来道友萧的手下横扫方乐儿平担的小腹,然后在扫到她的阴阜上,不断玩弄着她稀疏的毛髮,然后手指在她的狭逢上磨擦。  由于道友萧实在太饑渴,即时把皮带抽出,缚住她的双手,眼见时几己成熟,他拉开裤鍊,掏出了坚硬如铁的阴茎出来,道友萧怕留下証据,只得一仟零一个的避孕套,立刻把避孕套带上肉棒上。  但由于方乐儿的嫩穴实在太细小,搞了很久也闯关失败,避孕套上的润滑济也弄得乾争争,这时候道友萧气上心头,他立刻把避孕套扯掉,实行和这个靓妹不避孕打真军。  方乐儿本来是怀着绝望心情放弃挣扎任他非礼,但眼看道友萧突然如此举动,看到他那条黑红色的肉棒,还发现他龟头处渗透了一些黏液出来,对她来说如此情境实在恐怖到不得了。吓得她又在次挣扎起来,但道友萧已经把她的身体再压着,不要说她如何反抗,甚至连郁动一下也十分困难。  道友萧改变玩法,他得意的把自己的阳具在方乐儿的下体晃动着,好像在示威似的!  方乐儿吓的心中狂跳,哀求道:「饶了我!不要!求求你!请你放过我吧!呜呜…」  他先把自已的棒压压在她在中间的那条裂缝上下磨擦,时不时把龟头靠近阴道口,感受一下肉洞散发出的体温,用左手的手指撑开了她的大小阴唇,而左手就握着自己的肉棒对準着她的阴道口,然后击腰前一挺,龟头最终也撑开了她的紧窄阴唇,将阳具向狭窄的通道挤进去。  「不要!不要!谁来救救我呀!呜呜…」  腰间用了点力,虽然整个龟头都已经给花瓣吞噬掉了,龟头可以完全感受到狭窄入口的强大抗拒力,未经人道的处女相当紧窄,阴唇夹得龟头很紧、很紧,今他吋半难行,不能一插到底。  「哗…原来靓妹个西会这样窄,我玩女多次都未能操这幺窄的西,不小心会好快走火。」  不管是从那个角度来看,方乐儿的瘦弱身材,她的女性性器,还是不是时候来承受着男人粗大肉棒所摧残。  「痛痛痛!不要了!停手…停手!!呜呜…好痛痛啊啊……呜呜…」   「会痛吗?这样啊,那就慢慢…慢慢的来吧……」  他唯有已极援慢的速度遂分遂分向前剌去,当插入了几分,但是要想再更往里面插入的时候,他感觉到前面有一到阻力,龟头已经顶在她的处女膜上。  这时候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龟头上,来感受一下开苞的感觉,当处女膜到了极限的时侯,道友萧很清脆感受到前面落空的感觉,阻力突然减小。  那是处女膜被破的一刻,从此方乐儿的处女身份画上了一个句号。  方乐儿即时感到下体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楚,从脑顶一直传到脚尖,她漂亮的五官痛得面形扭曲,令她不由自主很凄厉地惨叫起来。  「鸣…呀…好痛呀!」  处女膜已经被道友萧的龟头彻彻底底剌穿了,之后道友萧也情不自禁地,哗…好正…爽呀!真係正斗!」  伸出舌尖舔吻着方乐儿的樱唇,之后说出了一句很贱格的说话:「响一剎那之前你还是一个女仔,一剎那之后妳已经不是女仔,是比我操过的鸡来呀。」  虽然她受到极到痛楚,这刻她的脑袋其实是一片空白,好像植物人般,完全是没有思想,一心只想恶梦快些结束,但当听到这一句如此说话的时侯,即时打中了她的要害,令她又在次痛哭起来。  这刻龟头只是插到了一半,当道友萧知道开了苞之后,他立刻抽出阴茎来看,看到有些处女血流在床单上,有些就缠绕在阴茎上,令他淫笑起来。  道友萧兴奋之余,但肉棒当然继续活动,随着每一次的摆动,肉棒也一次次送入方乐儿的体内。她的阴道比想像中紧窄很多,他的肉棒被她紧窄的阴道的肉璧紧紧包围。在不断的努力下,肉棒的根部也终于全部插进小穴当中了,整条肉棒都消失在方乐儿的下体,她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。  「鸣…好痛呀…我求你轻力一点!…呀…」  没有带避孕套的关係,直接和她打真军,龟头真接磨擦里头的肉纹,真接感受这种济压的贴身的美妙感觉,龟头的地方还感受到已经撞击到少女的子宫口了。如果是太心急的话,就算经常和靓妹上床经验的姑爷仔也维持不久,更何况是道友萧呢?  道友萧当然不想这幺快射精,所以他展开了缓慢而有力的抽插动作,他每一下抽出,他都会把阴茎部份拔出,只余龟头在内;每一下插入,都会整根没入,这样子的抽插方式,一来没有这幺容易走火,二来又能够把整根阴茎充份享受到处女紧窄的磨擦力。  只见方乐儿的胸口起伏得厉害,双手不时握拳又放开,可以看得出来她身心里正在高低起伏不停。  这时又把整条阳具拔出体外,再次一下挺进,手伸到前面,玩弄着小小的乳房。一时又抱起狂吻着方乐儿的唇,一面的向上挺在她玉体里尽情抽插,方乐儿口中只能发出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惨叫。  当日对道友萧来说,也有很多第一次,第一次强姦,第一次不带套打真军,第一次操到一个幼齿,第一次操到处女,这幺多的第一次加起来,相信道友萧也维持不久。  直至感觉到快要把持不住的时候,他即时加快了抽插,虽然方乐儿然没任何性经验,但从一个女仔的天生直觉,也猜得出道友萧快要洩身了。  于是她很痛和很紧张请求道友萧,「呜…呜…呜,无论如何,千万不要射入去里面!因为今日真的是我危险期,会怀孕的!」  其实道友萧本来没有打算玩内射,因为怕留低证据,所以他的手已经拿着一张纸巾,準备射精时接着精液。但当听到她危险期这三个字,「我操女人,都係带着套子操残西,靓妹的处女又比我夺走,不是危险期我就不射埋入去,而家条靓妹这样说,就要射埋入去呀!」  于是他立刻弃掉手上的纸巾,不发一言,一次插入一次抽出,抽送的力道就更加的猛烈。   这时候方乐儿觉得有些不对劲,她立刻想推开道友萧,但是无论如何推掉无法推开他,这样的动作反而激发道友萧想征服雌性的原始野性。   道友萧感到高潮来临前的一刻,他不但没有退出来射精,反而他立刻把握着几秒的时间,他的手即时扣着方乐儿的下半身,锁紧盘骨位置,顺势将肉棒插入她阴道的最深处,龟头完全紧贴了她的子宫颈口上,直至龟头发出了强烈酥麻感觉,阴囊也作出收缩之势。  这刻道友萧情不自禁大叫一声:「啊…我要射入去!」  将积存已久浓列量多的精液开始射入少女的体内,射精时间维持十几秒,简直好像里面小便一样。道友萧手里抓着方乐儿纤细的腰身,不断的挤压出精液,他更想用力射满女孩的子宫,就连最后一滴也想要射进去。  方乐儿也很清楚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入她的腹腔内,混浊量多的精液相信已经渗透她的子宫每一个角落。  道友萧不单子汙辱冰清玉洁的身体,甚至连纯洁的灵魂也被汙辱,当她想到这个地部的时侯,本来脑袋空白一片的她,又在令她痛哭起来。  道友萧最后一滴的精液也射出了,肉棒也渐渐软下来,他把肉棒抽出,道友萧看见自己的阳具有一丝的血溃,红白色的液体自肉洞中缓缓渗出来,他望着自己的杰作,露出了下流的笑容。  强姦完方乐儿之后,当然是逃之夭夭,这时只得方乐儿一个人,她还是处于半昏谜的状态,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地上,只是呆呆地坐在房间,她希望自己可以永远永远都不再醒来,不要面对那种刻骨铭心的痛楚和羞辱。  淩辱似乎已经远去,她崩溃了、哭泣了,「天呀!为何会係我?鸣…………」  对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女来说,这样的处女丧失的情境,真是太早了,也太过于残酷了。  她原本柔顺的秀髮变得淩乱不堪,白晢的肌肤上布满了汙秽的斑迹,娇嫩欲滴的下体更是一片狼藉。方乐儿她咬着牙把校服上身扣好,很吃力才能把身上的校服裙穿好整理,一步一步想蹒跚地走出这可怕地方。  但是她每跨出一步,大腿根部也会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觉,令她不得不将两腿往外分开,她强支着身体。  世事往往就是就样,她惨被强姦的起因,就是她忘记带锁匙,她拿着书包的时候不少心掉在地上,虽不知书包竟然掉出了刚才真的找不到的锁匙,这刻令方乐儿更加心酸,于是她神情恍恍忽忽地回家去。  当方乐儿回家的时侯,她的屋企人还未回来,这时候她立刻跑到洗手间沖身,她不断水沖洗自己的下体内的精液,不断痛哭,之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,整晚的情绪都出现了紧张、恐俱、害怕、焦虑。有很多少女受到侵犯之后,佔大多数都是不敢去报警,也不敢告诉别人,本来她应该要去看医生检查身体,但她又怕医生问长问短,结果她不敢去。  她不断又不断逃避,日子一天又一天过去,但恐怖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,某一天的早上起身的时侯,感到身体不适,所以她不愿上学去。  但当看见书枱的日历时,她的面色即时变青,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月经还未到,于是她想去药房买验孕棒,去到药房的时候她又不敢问这些店员,正当她想放弃的时候,但又给她看到货架上有验孕棒,虽然她不敢买,但反而够胆去偷,结果她成功偷去了验孕棒。  她立刻找附近的洗手间,希望尽快知道结果如何,当入了洗手间之后,她即时将刚偷回来的验孕棒拆盒,然后按照说明书的指引来做,她手上拿着验孕棒的时候,仿如拿着千斤铁一样很重、很重,经验証之后,验孕棒所显是出来真是有了BB。  当她知到结果之后,心情即时跌到谷低,不知如何是好,她即时在厕所痛哭起来,事情发展如此田地,她找医生在检查多一次,结果医生和她说,证实她已经有了两个月BB,她唯有做人工流产手术,尽快解决问题。  手术过后,她的心灵造成深刻烙印,每当一个人的时侯,她不断想着自己本来是一个很清纯的处女,现在己给道友萧夺去,甚至因姦成孕被逼坠胎。她不断指责自己很汙秽,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「次货之中的次货」,不像从前般。但如果有朋友在的时侯,她必定尽量做到事发前一样活泼又爱笑,绝对没有人猜得出这个天大的秘密。  至从道友萧成功强姦方乐儿之后就念念不忘,他对中女的兴趣锐减下来,由这时侯开始,道友萧心目中姦淫洩慾的对像,都是初中与高中之间的女仔为目标,强廹处女做爱为目的。  道友萧察觉到一个情况,如果是处女的话,原来不是一定年纪越细,就是处女的机会就越高,而他来看相貌长得越索,原来是处女的机会就越高,相貌长得普普通通,是处女的机会反而很低。  道友萧都算狼死,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他以制服为目标,已经成功强姦了十几二十个圣保绿女校女仔,受害人的年龄都十四岁至十六岁,样貌气质清一色都是够乖够纯够索,而性格上是真正有爱心和考顺的女仔,加上这间学校是以成绩优良而闻名的。  可能强姦方乐儿的时候没有带避孕套觉得过瘾,道友萧强姦每一个女仔的时候,都是不除制服不避孕打真军兼内射,以足满社会底下垃圾征服良家妇女的变态报复心理。  这班女仔除了被道友萧夺去童贞之外,最惨就这班女仔有很多都是和方乐儿一样因姦成孕。虽如此这班女仔为了忘记那不堪的事而不敢说出来,做成道友萧越姦越过瘾,做成他犯案越来越频密,甚至没有人性到连这些十三四岁的女仔都不放过,到现时为止道友萧仍然逍遥法外。  大部份人认为这些死道友最凶狠是吊瘾前的一刻,当吸毒解瘾之后他们就会天下太平,如果是这样想的话就大错特错了。  其实他们最凶险的时候是吸毒上电后的形状,绝大部份都会像道友萧一样,到处寻找目标守猎,道理很简单,怎会有一个女人会愿意跟一个死道友一齐,他们将所有钱都进贡白粉,又怎会有多余钱找个女人,又或者叫鸡发洩性慾,就算有都是残花败柳的货式。  由于他们长期没有正常途径宣洩自己的性慾,久言久之就像道友萧一样,到处找目标守猎。  不过这些死道友最锺意都係以十零岁的女仔为首选目标,因为贪她们容易落手,反抗能力低,事后不敢报警,又够晒新鲜嫩口。  「X,姦件中女又係花这幺多功夫,还掂都係花咁多功夫,点解不操靓妹,靓妹个西洞又够窄,好多时重给我操到处女」  如此人渣想法,就只有这些死道友才会想得到,其实类似这些新闻,好时侯都会出现报纸上。  这些死道友根本是无人性,强姦对于他们来说,就像普通男人去叫鸡发洩一样是完全没有分别,他们完全不会理会别人死活,只求自己过瘾,根据官方统计,香港有这幺强姦案,当中有五成都是死道友的所作所为。  前几天,方乐儿为了学校的功课,所以她约了八至九个同班的同学,到了湾仔做资料搜集,她们做搜集资料的时候也显得非常落力,突然间在街上遇到道友萧。  方乐儿和她的同学出现了很奇怪的神情,方乐儿和期中两个同学红着眼哭起上来,当中有三个同学默不出声,其余两个同学就莫闻奇妙,但是道友萧没有回避,只是望着那班少女淫笑。  她们立刻低头速速离去,当离开至地之后,她们也没有讨论这件事,继续做她们的资料搜集。  为何她们会出现如止反应,跟她一起哭的两个少女,命运和方乐儿一样,都是曾经穿着制服,给道友萧用野兽般的方式强姦了,之后坠胎了事。默不出声的三个少女也是一样,也是给道友萧蹂躏,被道友萧夺去了自己还未成熟的处女,并注入大量的精液,不过比起她们好彩没有因姦成孕。 ──完─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