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不伦恋情  »  我的妈妈,你怎麽了?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我的妈妈,你怎麽了?
1  清晨,一缕温暖阳光透过阳窗照进厨房,映照在一美妇身上,只见她有些一头金灿灿的长卷发,肌肤犹如凝脂般光滑。  虽然已过三旬,但却没有一丝皱纹,反而显得成熟知性。  一双漂亮而又灵动的大眼睛弯成了一个月牙,嘴角勾起一个微微的弧度,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女子的侧脸上,显得是那麽的温馨与温暖。  而在她的身后,正有一少年搂住了她的纤腰。少年大约十五六岁。他闻着美妇幽幽的体香,肉棒逐渐膨胀。抵在了她的两片臀瓣之间,龟头开始隔着薄薄的布料摩擦。  「妈妈,我想要了……」少年将脑袋埋在美妇的脖颈,闻着清新的发香,轻声道了一句。  「呵呵,真是个贪心的孩子。」美妇轻笑一声,开始摆动自己的翘臀,迎合着龟头的摩擦,一边轻声喘息一边道:「不过说好了哦~今天可不準射进去呢。」  「嗯……」得到了回複的少年有些激动,搂住纤腰的双手开始转移阵地,隔着裙子揉搓那一对饱满的丰乳,时不时的还用手指揉捏乳头,从娴熟的手法来看,显然经常如此。  「嗯……啊……轻点……我还在做早餐呢……」  那对丰乳被少年的双手揉搓,衣裙都被扯开,露出雪白的一片,以及深不见底的乳沟。  同时少年的下体也在不时摆动,不断用肉棒摩擦蜜穴,给予她进一步的刺激。  但即便如此,美妇手中的动作也未停止,依然有条不紊的做着早餐。但从脸上的潮红和雾气朦胧的眼睛,还是可以看出,她早已动情。  接着,少年轻轻撩起美妇的裙摆,露出被黑色蕾丝内裤包裹住的美臀,雪白的美臀在黑色蕾丝内裤的对比下,显得更加白泽动人。  少年伸手轻轻抚摸面前诱人的美臀,很软……美妇的美臀在他手中就如同一块橡皮泥一般,不断变幻着各种形状,但在松开的剎那瞬间恢複原状。  这时,美妇干脆停止了双手的动作,趴在厨房的竈台上,享受着身后少年的抚摸。  「妈妈,你湿了呢。」褪下那条黑色的蕾丝内裤,只见上面早已晶莹一片,上面点点蜜汁在阳光的照耀下,闪闪发光……  「傻孩子,你这样玩妈妈当然会湿的,快点吧。」  少年点了点头,将自己的肉棒释放而出,随后用手撸了撸,然后插进了美妇滴答、滴答不断流着淫水的蜜穴中。  咕唧……咕唧……  美妇的下体已经一片雪白,细腻的泡沫正是淫液反複摩擦后的成果,因为随着淫液不断的渗出,阴道深处早已被淫液沾满,这些淫液给抽插的肉棒提供了绝佳的润滑效果,使其不必费力就能自由抽插。  哈……哈……  少年不断喘着粗气,下体不断摆动,肉棒不断在小穴中消失,就好像被洪荒巨兽吞没一般。  随着一声低沈的怒吼,少年猛的拔出肉棒,射出了清晨的第一次精液,粘稠的精液射到了地上,留下一滩乳白色的精痕。  趴在美妇的背上,畅快的射精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满足感。  「好了,去洗个澡吧,一声的臭汗……」美妇转过身子,随意的将内裤穿上,摸了摸少年的脑袋道:「早餐都没做完呢。」  …….  假如那天我没有与母亲争吵……  ——By艾格。  我叫艾格!  今年16岁,梦想是成为一名冒险家,去探索整个世界的秘密。  我的妈妈叫埃莉诺,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大美人,在整个小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而我的爸爸呢?其实我并不清楚,我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,就连他的名字我也不知道。因为他在我未出生前就意外去世了,妈妈也从未提过有关于他的事情,我只知道他是一名冒险家。  就这样,我从小与妈妈一起长大。  妈妈对我很好,几乎是有求必应。但唯独一点她坚持反对,那就是成为一名冒险家。  我也不知道为什麽,就因为这个,我经常与妈妈吵架,有一次格外严重,我甚至都离家出走了几天。  但乌云总有散去的一天,妈妈最终也同意了我的决定,等到我成年的那天就允许我成为冒险家!  现在离成年还有两个月,我真的非常期待!  ……  炊烟袅袅,家家户户的烟囱中都升腾起一阵白烟。夕阳下的普雷利小镇就如同油画一般,安静且美丽。  在小镇的一角,有一栋三层高的小楼,小楼不是很大但却十分精致。小楼门前有个小花园,里面盛开着许多的鲜花,在晚风的吹拂下,鲜花摇摇摆摆,花香四溢。  在小楼的客厅中,一桌丰盛的晚餐已经準备完毕,一名绝美少妇正摆放餐具。  她身穿紫色的吊带裙,露出了圆润的肩膀,胸前的衣襟开的很低,不仅露出了半个浑圆的胸部,还有一道深不见底的乳沟。  一头金色的长卷发随意的披洒在身后,还有几缕十分调皮的洒落在胸前,吊带裙的裙摆只能勉强直到大腿处,几乎露出了整双雪白的美腿。  将餐盘摆放完毕后,她才招呼一旁的儿子艾格与他的朋友吃饭。  艾格也有着一头漂亮的金色中短发,显然是遗传自自己的妈妈埃莉诺,他的相貌十分的秀气,稍微打扮一下说是女孩子也有人相信。  「埃莉诺阿姨,今天又打扰你了。」  说话的是一位皮肤略显黝黑的少年,与艾格年龄相仿。他叫奥恩是艾格的发小,是他从小一直玩到大的伙伴。  他身高大约一米六,留着一头黑色的短发,相貌看起来平平无奇,脸上还有着不少雀斑。  他的身世比艾格还要略惨一些,他的父亲和艾格父亲一样是位冒险家,两位的关系很好,不是兄弟胜似兄弟,他们都是在一场冒险中身亡。但与艾格不同,艾格至少还有一个母亲在无微不至的照顾他。而奥恩没有,他的母亲在他出生后便离开了他,在父亲死后、母亲离开后一直都是奶奶在照顾他。  「没关系的哦~」埃莉诺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,顿时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,看的奥恩心动不已。  晚餐十分丰盛,塞满各种香料烤的外酥里内的烤鸡,涂满火红辣酱的烤肠,煎的香嫩的牛排,五颜六色的蔬菜沙拉等……摆满了满满一桌。  享用晚餐的过程中略显安静,只有餐具碰撞的声音和细微的咀嚼声。艾格有些不太习惯,不知道今晚的气氛为何如此奇怪。  他扭了扭脑袋,长时间的低头让他有些不舒服,他的对面坐着的正是奥恩,艾格觉得他的表情好像有些奇怪。  餐桌呈长方形,艾格与埃莉诺坐在一侧,奥恩则坐在另一侧。此时奥恩满头大汗,黝黑的脸庞露出了些许红晕,使用刀叉的双手都有些颤抖。  「奥恩你……怎麽了?」艾格迟疑的问道。  「没……没什麽,就是有些辣,呵呵呵呵……」奥恩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回道。  「不会吧,今天的烤肠一点也不辣啊?」艾格疑惑的问道:「比起以前我们出去野营时做的比起来差了很多啊,那时候你吃起来可一点也不当回事。」  「是吗?呵呵呵呵……」  「你这家伙不会是生病了吧?」  「我看也很像呢。」埃莉诺这时也开口了,她放下刀叉从椅子上站起身来,随后俯下身子凑了过去,用手摸了摸奥恩的额头道:「不会啊?温度很正常呢。」  一俯下身子,吊带裙那宽松的领口压根无法挡住那一抹诱人的春光,大半个美乳都暴露在奥恩的眼前。他甚至都可以看到粉色的乳晕与略微挺力的乳首。  「妈妈,我想我知道为什麽了……」看着自己母亲性感的着装,艾格嘴角抽搐了几下,但他也没觉得奇怪。毕竟自家老妈在家里的着装一向如此奔放,自己在家里可是经常看到这等光景,但奥恩不同他虽然与自己相熟但却很少来。于是便凑到埃莉诺的耳边道了一句。  「啊啦,真是个纯情的小孩子呢。」埃莉诺没有在意,只是笑着打趣道。  经过这个小插曲,饭桌上的气氛慢慢热闹了起来,三人也开始有说有笑了起来,但更多的还是埃莉诺与艾格之间的语言交锋。  而在饭桌的底下却是另一片场景,在这里却是埃莉诺与奥恩之间的交锋,艾格反而却没有了戏份。  如果艾格这时翻开长长的壁纸,所看的景象一定能让他大吃一惊。  桌面下,奥恩的裤链已经被拉开,一根黝黑粗壮的肉棒从裤子中伸出,肉棒上粗下细,摇摇晃晃就如同一根棒球棒一样,略显狰狞。  除此之外还有一双肤如凝脂的美足正紧紧的将肉棒挤压在中间。美足的脚心合拢不断套弄着肉棒,龟头时而消失在美足中,时而又再度显现。  毫无疑问,这对美足的主人正是坐在对面正与艾格交谈的埃莉诺。  漂亮的美足包裹住丑陋的肉棒,粘稠的前列腺液不断从马眼吐出,将雪白的小脚染成一片晶莹。  如同葱白般的脚趾灵活的摆动,不时刺激那敏感的龟头,柔软的脚心紧紧将肉棒挤在中间,给其带来强烈的挤压感。  咕唧咕唧……淫靡的声音响彻在无人问津的桌面下,然后被桌面上的说话声所掩盖。  桌面上,埃莉诺没有一丝异样,她在专心的与自己的儿子艾格说说笑笑;桌面下,她却用小脚替儿子的朋友做着足交,这种另类刺激感让她有些兴奋。  尽管埃莉诺刺激的身子都有些发抖,但她还是镇定的与自己儿子交谈:「对了,我可是听奥恩说了,你在学院可有一个小女朋友哦~」  「你别听他瞎说,我根本没有!」  「没有就没有,你脸红什麽啊?」  「我不是脸红,是太热了。」艾格狡辩道:「不跟你说了,我去洗把脸,热得我都冒汗了。」说完便飞快的逃离自己的座位。  艾格刚一走开,埃莉诺便放松下来,随即噗嗤一笑道:「真是个傻孩子。」  这时,奥恩终于开口了:「这……这太刺激了,我感觉都要被艾格发现了。」  「艾格不在的时候要叫我妈妈哦~」埃莉诺舔了舔诱人的唇瓣纠正道。  「好的……妈妈……」奥恩低声说了一句,似乎觉得很不好意思。  「呵呵……」埃莉诺温柔地笑了,似乎奥恩这一声妈妈比艾格说的还要让他开心。  「今天留下来吧?我想你的大肉棒了呢。」  说着埃莉诺收回小脚,接着撩开壁纸鉆入桌底。  在奥恩不敢置信的眼神中,鉆入他的胯下,接着用手握住肉棒,缓缓的含进口中,直至最深。  一股电流从脊背处窜入全身,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,他感觉到龟头触碰到一个温暖的地方,接着埃莉诺的喉咙便蠕动起来。  「嘶……不要……艾格会发现的啦……」  「这那争取不要让他发现好了,要想办法糊弄过去哦~」埃莉诺吐出口中的肉棒,笑瞇瞇的说道。  奥恩还想说什麽,但这是艾格已经回来,只能埋头吃东西掩盖自己的异常。  「咦,我妈妈呢?」  「埃莉诺阿姨她……她……刚刚好像出去了……」奥恩勉强说道。  「奇怪,这个时候出去干嘛呢?」艾格疑惑问道。  「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可能出去有事吧。」  「……奥恩,你今天到底怎麽了?我看你脸色越来越红了,不会真的感冒了吧?」  「没……没有……只是觉得有点热……有点热……」  「算了,懒得管你。」艾格摆了摆手道:「你吃饱了吗?吃饱了我收拾桌子了。」  「没……没有,我还没吃饱呢……」奥恩腾的一下坐直,然后手拿刀叉继续吃着。  「你可真会吃呢……」  「呵呵……呵呵……」桌底下,埃莉诺吞吐的动作越来越快,肉棒不断进出她的小嘴,唾液从嘴角溢出涂满棒身,随后从棒身涂到嘴唇,使唇瓣越发的红润饱满。  片刻后,肉棒再次从嘴中吐出,唾液沾满了整个棒身显得更加黝黑。接着一根香舌从底部开始顺着棒身开始往上舔弄到龟头,接着又从龟头开始下移,一直回到底部。  就这样舌头就像一条长蛇般绕着肉棒盘旋,由下而上、由上而下,反複十数次后,又一口将其吞下。  桌面上,二人的閑聊依然继续,奥恩强忍着开口呻吟的沖动与艾格聊天,简直就是痛并快乐着。  「老妈她到底去哪了?」艾格有些无聊,他用手托着腮帮子,百无聊赖的用另一只手敲着桌面。  「我也不知道。」奥恩强笑着说道。  「嗯~」艾格伸了个长长的懒腰,打了个哈切道:「算了,我先去洗澡了,今天早点休息好了,明天有点事得起早呢。」  「行……你去吧……饭桌我来收拾好了……」  「行。」说完,艾格便离开饭桌,走向二楼。  望着艾格离去的背影,奥恩长长松了一口气,这一泄气直接导致他精关一松,粘稠的精液一瞬间便从马眼射出,埃莉诺一时躲散不及,白灼的精液睡觉喷洒在她的脸上、头发上,紧接着顺着脸颊留下,打湿了一片衣物。  埃莉诺用手捏住一丝精液,接着放入口中,让精液顺着喉咙直接流进腹中,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,淫靡至极。  爬出餐桌后,埃莉诺伸了个长长的懒腰,根本不在乎身上的精液,她整理了下有些淩乱的衣物道了一句:「赶紧收拾好吧,妈妈在房间里等你~」说完便迈步走向二楼。  ……  热气腾腾、烟雾弥漫。  茫茫的水汽充斥着整个浴室,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个朦胧的身影。除去哗啦啦的水声,只有男女之间的调笑声。  「啊啦~啊啦~奥恩的肉棒越来越大了呢。」  「啊~不要,埃莉诺阿姨~」  「不乖哦~说过好几次了,没有人的时候要叫我妈妈知道了吗?」  「好~好的……妈……妈妈。」  「晚了哦~不听话的孩子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呢!」  雾气缭绕的浴室中,皮肤黝黑的奥恩坐在一张小凳子上。而埃莉诺则半跪在他的身后,一只手托着美乳不断摩擦他的背部,在上面几乎都是白色的泡沫。而另一只手则来到奥恩的胯下,握住那根杀气腾腾的肉棒缓缓撸动。  埃莉诺将脑袋抵在奥恩的肩上,随后伸出粉嫩的香舌舔了舔他的耳垂,慢悠悠的开口道:「舒服吗?我的乖儿子。」  「舒……舒服……」奥恩的声音有些颤抖,他颤颤巍巍的说出这句话。  「那还想不想更舒服呢?」埃莉诺就像是从地狱来传教的魅魔,她的每一个动作、每一句话都能撩动男人的心神,让人无法拒绝。  「想……想……」奥恩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原本黝黑的面容都染成一层红晕。  「呵呵~」埃莉诺轻笑站起身来,接着她牵着奥恩的手来到浴缸旁,在这里早已放满一缸热水。  哗啦啦~两具赤裸的身体进入浴缸,瞬间就溢出了大片的热水,升腾起更加浓郁的雾气,随后浴缸上肉眼可见的漂浮起一阵雪白的泡沫。  浴缸很大,两个人在里并不算拥挤。埃莉诺在下,背靠浴缸躺下双手搂住奥恩的脖颈,一双雪白笔直的长腿也已经缠上他的腰肢。奥恩在上,双手扶住两边的浴缸,肉棒已经直抵玉门关,只需轻轻一用力,便可侵入小穴。  但就在这时,艾格的声音从门外响起。  「妈妈你在里面吗?」  奥恩吓了一跳,一时间竟呆楞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,而埃莉诺则用食指做了个禁声的动作,然后若无其事的回答道:「在的,有什麽事吗?」  「没什麽,奥恩回去了吗?」  「我也不知道呢,或许是回去了吧,你找他有事吗?」埃莉诺朝着奥恩无声的笑了笑,一只手握住肉棒示意他插进小穴。  「也没什麽事,就是问问。」  「啊~」浴室中。  奥恩直接全根没入,硕大的肉棒全部进去埃莉诺的体内,龟头直接抵达紧闭的子宫口。  埃莉诺的头高高扬起,嘴巴大张着,宛如一张脱水的美人鱼。  「妈妈怎麽了?」浴室外,听到妈妈发出的声音,艾格有些担心的问道。  「没什麽,水有点烫。现在好多了。」  「哦哦~」艾格不明所以,于是他接着道:「吶,妈妈我有件事想跟你说。」  「什~什麽事……」  「就是……就是……」艾格有些支支吾吾道:「我明天想去一趟冒险者公会,你……你同意吗?」  浴室里。  埃莉诺单手捂住嘴巴,强忍着不呻吟出声。而奥恩在这种环境的刺激下,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。  一时间,水声哗啦啦的响。  「妈妈,今天我想内射~」奥恩坏笑着突然说了这麽一句。  埃莉诺摇了摇头,有心想拒绝,但外面艾格的声音又响起:「妈妈,你……不同意吗?」  耳听艾格的声音越来越失落,埃莉诺没有办法只好说道:「可……可以的……妈妈同意……」  「妈妈……你真的同意了?」艾格有些惊喜。  「对……对啊……我们不是……不是说好了吗?」  「谢……谢谢妈妈……」艾格开心的说道:「那我不打扰妈妈洗澡了,我先去收拾东西……」话音未落,就听见哒哒哒的脚步声远去。  「也谢谢妈妈让我内射……」奥恩嘿嘿笑道。    艾格离去后,他终于放松了下来。  「哼~」埃莉诺气呼呼的捏了捏奥恩的耳朵道:「想内射是吧?今天不把妈妈的小穴填满,你今天别想休息!」  奥恩根本不怕,笑嘻嘻的回答:「收到!请收下乖儿子的第一发精液。」说罢,胯下抽送的速度突然加快,蕩起了大片大片的水纹。  浴室中,哗啦啦的水声与诱人的呻吟组合成了华丽的乐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