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另类综合  »  受尽淩辱的女律师 07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受尽淩辱的女律师 07
(第七章)酒  晚宴很热闹,小张很开心,因为从明天起她将正式成为律师,开始她的律师生涯,律师是一份高尚,体面的的职业,收入高,权力也高,是一份人人都想得到的好工作,她庆幸能遇到像林可儿这样的好姐姐,好老师,所以小张特意地敬多了林可儿几杯酒,以表达自己对老师的感激之情。  林可儿醉了,不是因为开心,而是心烦,一般心烦的人喝酒,喝得不多,但醉得特别快。  小张,苏田和大多的同事都以为林可儿是开心醉了,因为她有小张这样可爱认真的学生。  欧阳川却认为林可儿是因为昨天晚上遭受的强姦而醉,毕竟她是个女人,被几个流氓强姦,那是对她的玷汙。  但他们似乎都错了,和董军分别时,董军说:「廖队我惹不起,我会忘记你的。」  一句话,让林可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,她不知道为什幺会对一个强姦过自己的丑陋男人产生了这样的留恋,他的粗犷,他的气息,他的身体,他的激情,甚至他的下流,都能让林可儿身体和心灵中带电的化学分子,产生强大的电流,瞬间流遍全身。  可是,林可儿并没有过多的表示,她只冷冷地「嗯」了一声表示同意外,就没有更多的挽留。是啊,怎幺能对这样一个粗鄙的流氓挽留呢?不应该,也不可以,她当时甚至想:最好以后,董军都不再来骚扰她。  但现在林可儿却想哭,心烦的人酒醉后都想哭,女人也不例外。  「哎,那就麻烦欧阳主任了,让你连着送两个同事回家,真不好意思,谁让你有车吶,赶明儿我有车了,一定替主任你分担,分担……呃……」  打着不知道是饱嗝还是酒嗝的苏田嫉妒地对欧阳川说。  满脸红光的欧阳川却露出了做「苦差事」的苦脸,他歎了一口气,说:「是啊,小张和可儿一个住东边,一个住西边,够忙活的了,哎,都是同事,一点小事,应该的,应该的……那就这样了,大家早点回家休息,明天上班别迟到啊……再见……」  钻进他那辆崭新的宝马760后,欧阳川向一众人挥了挥手,发动了引擎,带着两个醉酒熏熏的女人消失在夜色中,看来,除了林可儿喝醉外,一晚上亢奋的小张也喝了不少。  「酒真是个好东西呀」  一边开车的欧阳川,一边喃喃自语,他的肥脸上泛起了一丝狡猾的神色。从西装的上衣口袋里,欧阳川掏出了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:「喂,方姨,你帮我往浴缸里放满温水,就去休息了,呃……等会我就回去,你听到什幺都不要出来好吗?」  「哎,欧阳先生,我晓得了……」  方姨的回答简单明了,不该她问的事,她一句废话都不多问,所以欧阳川对她很满意。  方姨虽然是欧阳川的佣人,但很能干,欧阳川吩咐她做的事情,她都做得很好,其实方姨不老,她才只有四十三岁,不但不老,还非常有魅力,虽然徐娘,但身体的玲珑曲线一点不输于小姑娘。而且,她还是印尼华侨,以前在印尼可是富豪的妻子,不想,印尼排华,家族遭遇横祸,全家惨死,家业也被没收,当时在印尼出差的欧阳川偶然机会认识了她,见她可怜,收留了她,然后通过各种关系,接她回到了祖国大陆。  俗话说,蝼蚁尚且贪生,虽然方姨已经举目无亲,但自己能倖免于难,也非常感激欧阳川,无以为报恩,只好屈身为欧阳川做保姆,当然,欧阳川可从来没有把她当佣人,保姆看,所以,方姨除了平时照顾欧阳川的起居饮食外,倒也养尊处优,手嫩肤白的,别人一看还以为方姨是欧阳川的姐姐。  宝马在飞驰,自从欧阳川挂断了电话后,他的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,好像什幺目的越来越接近,见道路车少人稀,他抽空转过身,看一看副座上林可儿那双紧绷着丝袜的大腿,丝袜是黑色的,那是欧阳川最喜欢的内衣颜色,他收藏女人内衣的抽屉里,唯一缺少的就是黑色的内衣。  幸福来得太突然,意外也很容易伴随,只顾着冥想的欧阳川丝毫没有注意,道路的前方有一个小凹坑,等他发现,已经来不及,车轮碾过,再稳的宝马也起了颠簸,熟睡的林可儿丝毫没有注意,身体随着惯性猛烈摇晃,顿时醒来,看见窗外树物倒飞,一时间目眩噁心,酒精上头,急呼:「停车,快停车,我要吐……」  欧阳川听罢,大惊,他可不想女人吐出的汙秽流满这辆高档的宝马车,逐一剎车,车刚停稳,林可儿就推开车门,蹲在一街道的角落,大声呕吐起来,那情形,哪里还有半点高贵的女人形象?  欧阳川连忙下车,站在林可儿身边,轻锤玉背,纸巾侍侯,尽献慇勤之举,果然有成熟男人的风範。  一顿倾洩完毕,林可儿才摇晃地站直了身子,欧阳川赶紧上前搀扶,只是抱住林可儿玉背的手绕得太前,几乎扶住了她胸前的高耸的地方。  「这……这是哪呀?」吐完后逐渐有些清醒的林可儿问。  「哦,我先送小张回家,然后再送你回家,这是往小张家走的方向,就快到了,你先上车……」欧阳川一脸笑瞇瞇的,亲切极了。  「嗯,也……也好……快点吧……我……我头好痛……」  虽然有些清醒,但林可儿的舌头依然很大。  「好,好,我们走……」  欧阳川穿过林可儿腋下的手紧了紧,搀扶着林可儿走向宝马的后座,他的手似乎已经真实地接触到了林可儿身体上一个重要部位。  「嗯,欧……欧阳主任,这不是东华路吗?」  扶着车门的林可儿摇头晃脑地打量眼前的街道,这街道她太熟悉不过了,纵然是醉眼朦胧,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条路,因为她曾经和一个心爱的男人在这条路上漫步了无数次,这里的一草一木,一楼一道,她都清清楚楚,这里,离廖辉的宿舍只有几十米远。  欧阳川一时间没有明白林可儿的意思,他只有点头:「哦,是,这里就是东华路,上车吧……」  「不,欧阳主任,你先送小张回去吧,我要去看,看一个很重要的人……」  往事历历在目,熟悉的人似乎在不远的地方等着她,林可儿突然很清醒,她有很多委屈要找人倾诉,她有很多话要找人细说,那个人当然是她最值得信赖的人,那个人就在不远。  林可儿踉跄地冲过街道,向不远处奔跑而去,她身后是欧阳川的大呼小叫。  『哒。哒。哒……'  频密的高跟鞋在敲击着地面,一条曼妙的身影穿梭行人之间,行人侧目,但林可儿毫不在乎,她兴奋得脸上泛红,她嘴里喃喃自语:「到了,到了,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幺?」  冲进了公安局集体宿舍大楼,她身后一个看大门的老头喊:「喂,姑娘,你找谁?」  留给老头的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:「我找廖辉……」  可惜,林可儿没有听到老头的嘟哝:「怎幺又是找廖辉这小子的?这小子那幺多女孩找,这不好,影响公安形象嘛……改天要教育教育他……」  站在大楼的906房间门口,林可儿心里砰砰直跳,不是因为跑了那幺远才急促地跳,而是要见到自己一直深爱着的男人才激动地跳,虽然和廖辉分手了,但彼此住处的钥匙都没有归还,她拿出了一把一直放在手袋里的钥匙,那是眼前这间906房间的钥匙。  林可儿轻轻地把钥匙插进锁眼,拧开了门,嘻嘻,她心里在笑,门不但没有反锁,房子里还传来音乐声,嗯,他肯定在家,这幺多年了,廖辉一回到家就爱放音乐,这个习惯一直没有改变,据说,这是他放鬆自己的好方法。  可是,嗯?奇怪好像不只音乐声呀!林可儿轻轻地向睡房走去,她的脸色越来越凝重,越来越难看,睡房的门只是虚掩着,从睡房里面传出来的不只是音乐声,还有令人热血沸腾的喘息声,呻吟声,间中还有吃吃的蕩笑声。  一个可以腻出油的女声传了出来:「我的廖队长,你好厉害哦……」  一个男人的声音,一个林可儿很熟悉的声音接着话:「是吗?你现在才知道我厉害?」  「不是呀,我一看见你就知道你厉害,你鼻子……嘻嘻……很大……你那里就一定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真的好粗耶……」  「小蕩妇,当时抓你的时候,灯光那幺暗,你能看清我鼻子?我不信……」  「嘻嘻……那次我经过你身边时碰了你下面……嘻嘻……好硬哦……」  「你还说,叫你穿衣服,你就是故意磨磨蹭蹭的,奶子在我面前晃来晃去,我不知道你这个小坏蛋想勾引我呀?」  「哼,既然知道你当时为什幺急着赶回家?好没良心。」  「别生气嘛,当时我那女朋友催我回去,你看,我不是半路的时候偷偷地放了你吗?那幺多嫖客和小姐就你可以跑了,你还不满意呀?」  「哼,当然不满意啦,两年了我们都是偷偷摸摸的,我要你补偿……」  「小乖乖……怎幺补偿呀?今天晚上干你五次好不好?」  「嗯,那才差不多,哎哟,你坏死了,偷偷顶人家,都顶到人家尽……尽头了……哦……轻点……嗯嗯……」  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  交织着呻吟的啪啪声响彻整个屋子,那声音足以让任何人脸红,但林可儿没有脸红,她的脸色铁青,她刚才就已经听到了,这个让她深爱的男人其实两年前就跟这个女人,不,应该是个婊子开始偷情,他两年前就已经背叛了自己,哦,天啊!林可儿慌落而逃,走路的声音也不小,但睡房里面的两条肉虫居然什幺都没有听见,当然了,都在忘我地挺动,又怎幺会听见呢?  只是,林可儿走得急,那把插在门口的钥匙她都没有拔,也许林可儿根本就不想要这把钥匙了。  睡房里,那激烈的啪啪声逐渐平息。  一个妙不可言的女人被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狠狠地压住,可是,那个女人一点不痛苦,反而是很舒服,很满足的样子。  男人问:「很爽吧?」  女人吃吃地回答:「恩」  男人接着说:「那你以后要经常回来,香港离这里也不是很远嘛……」  女人娇笑:「怎幺?想我啦?亲爱的,等这批货出手了,我就不走了,我天天熬汤给你喝好不好?」  男人好像不满:「就喝汤?」  女人吃吃地笑道:「那……你还想怎幺样?」  男人温柔地回答:「我要天天干你,干到你求饶。」  女人也温柔地说:「我想你天天干我,操我……」  「嗯,哈哈,哦,嗯,救命……痒……痒死了!」  房间是一阵翻滚,戏逗的声音,随着慢慢地平息。  男人突然冷竣地对女人说:「告诉庄先生,那批货月底运到香港,这是最后一批了,也是最后一次,掉脑袋的事情别做太多了。」  「月底?那幺快?亲爱的,我爱死你了,你真棒,我还以为要到下个月呢,哦,亲爱的,亲一个……」  「好啦,好啦,你先回宾馆去吧,那老头等着你吶,我也累了……」  「知道了,我就走。」  女人穿好了衣服时,男人已经发出了酣声,女人怜爱地亲了一下男人英俊的脸庞,悄悄地走到了门口,打开了门,等她要关上门时,她发现门上插着一把钥匙,女人有些奇怪,但转念一想,她又露出了迷人的笑容:是了,一定是刚才一起进来时,这个男人太急色了,以至于钥匙都忘记拔了。  女人小心地又推开了门,悄悄地把钥匙放在茶几上,这才带着满足的微笑离开,她脚步轻盈,丝毫没有让人觉察到她刚经历了两次高潮。  宝马车在黑暗中像幽灵一样,在几处公路拐弯后,驶进了一片别墅山庄,这里的别墅气派高档,当然是有钱人住的地方,在一处奥地利建筑风格的别墅前,宝马车停了下来,车上,一个脑袋有点微突的男人走下了车,他就是欧阳川。  本来欧阳川很失望的,因为他心爱的林可儿跑了,他满怀希望得到的美女大醉后居然跑了,这不能不让欧阳川郁闷,失望的。但是,现在的欧阳川看上去却很兴奋,那时一种饥饿的野兽看见猎物般的兴奋。  刚才把小张送到家的时候,欧阳川发现小张已经醉得一塌糊涂,他摇了小张好几次,得到的回答只是娇憨的梦呓,藉着车内微弱的灯光,欧阳川却发现了一个秘密。  这个秘密就是原来小张的胸脯比看到的要大得多,因为她的乳罩太小了,把两个已经发育完全成熟的大白兔紧紧地禁锢起来,摇晃小张时,欧阳川无意中摸了一把,对于经验老到的风月专家,欧阳川只轻轻一摸,就知道小张至少是C罩杯,他贪婪地揉捏了好久,甚至把手伸进了小张的乳罩里,用整只手,用大嘴去覆盖那两只丰满挺拔的少女山峰,那种青春的气息同样可以让男人癡迷,让男人疯狂。  所以,欧阳川改变了主意,他决定把这只小羔羊带回家,他要慢慢地享受这只迷途的小羔羊。  方姨并没有睡,她感到很奇怪,因为欧阳川从来都没有打过这样的一个电话给她,要她无论发生什幺事情都不要管。人都是好奇的,方姨也不例外,她想知道究竟欧阳川带什幺人回来。  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响声,方姨意识到欧阳川回来了,透过窗口,她能清楚地看见欧阳川正抱着一个女人走进来,虽然别墅外的光线不是很清晰,但那条穿着裙子的大腿露了出来,没有男人穿裙子的,只有女人才穿,方姨年轻的时候就爱穿裙子,她的大腿也曾经迷死很多很多男人。  但方姨发现,就算自己的大腿依然笔直,依然半点赘肉都没有,依然性感修长,但欧阳川,这个救命恩人却不曾多看她两眼,虽然欧阳川对她很客气,就像对一个朋友一样。但方姨需要的不是这样的客气,她需要的是疼爱,她需要的是关怀,她甚至需要的是一个拥抱,一个男人紧紧的拥抱。  可是欧阳川一点拥抱她的意思都没有,这让她很沮丧,今天,欧阳川更带了一个女人回来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,方姨感到的不仅仅是沮丧了,她现在感到愤怒,悲伤和妒忌。  为什幺?方姨几乎想吶喊:以前多少男人围着我转,可现在这个欧阳川竟然连看都不看我?还带一个女人回来,我告诉你欧阳川,我,并不比任何女人差。